鸡西资讯网

新闻

首页 > 体育 > 足球天下 >> 正文

港股IPO数目全球第一背后的谢晓东黑幕

发稿时间:2019-06-11 07:56:25 来源:中国新闻网

港股IPO数目全球第一背后的黑幕 2019.06.11 07:53:23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来源微信公众号:丫丫港股圈

相信大家还有印象,2018年港股ipo募资350亿美元,排世界第一。

事实上,港股市场无论是交易额,还是总市值,在全球都并不算高,IPO数量竟然多于纽交所和伦交所,去年看到这个数据时,真的有点难以置信。

对于香港IPO的数据,大家一直有疑惑:是港股市场真的富有吸引力,还是值得上市的优质公司确实太多?

一份最新的消息,戳穿了这个现象背后的黑幕。

1. 审批官化身必批官

引述彭博消息,一名叫杨金隆的港交所高层,日前已经以家庭原因为由辞职,其办公室紧锁,且相关文件已经被带走调查。

这名主管之前是负责港交IPO审查的联合主管,管理超过70人的审核小组。涉及联同律师行,向特定申请人“放水”,协助不符合上市标准的公司过审。涉案的有近30宗ipo,其中涉及多个建筑股和餐饮股。

目前,与案件相关的律师行和承销人都已列入监察名单。关于这起案件,记者咨询港交所,仍然只能收到答复:不方便评论员工事宜。

相信港交所的内部调查还在进行之中。但该“不当审批”过程已经持续两年,且部分问题公司已经成功上市,对部分股民造成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

谁曾想到,裁判也下场踢球,审批官变成了必批官。

过去几年港股IPO乱象

由于我们比较关注新上市的港股,对新股都有跟踪,所以对于过去几年的港股IPO问题,是深有感触。

1. 数量之谜

首先是数量问题,港股去年ipo近208只股票,而募资金额达到350亿,位于全球第一。高集资额背后,一定是低回报。

而把时间放宽到3年,则发现,从15年到18年,这几年的IPO是越来越松,公司数量在不断增加,而募资额也在2018年达到巅峰。

资料来源:choice

看看回报,整体破发率高于60%。而且越早IPO的,露出马脚的可能性更大。

一般来说,IPO家数与市场景气状况有关,18年是行情并不好的年份,IPO数量甚至大幅高于15年,这是难以理解的。

而且,从承销人看,IPO巅峰的18年同样存在许多不合理现象。

统计了18年208家IPO公司的承销人,其中几个著名大行,摩根士丹利,高盛,中信里昂,中信建投,中金,其承销家数大概在14-18家左右。但有一家相对较小的投行:联合证券,却不声不响地承销了27家公司。

资料来源:choice

一般来说,大行一般对客户质量有要求,不过由于名气,大行的承销数量也会高于多数小投行,但18年出现的IPO小投行项目数逆袭大投行的现象,不得不令人怀疑:是质素差的上市公司变多了吗?

只可惜在过去,大家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数量上的问题。

2. 质量之谜

质量的问题则更严重。

去年多家IPO的公司都曾进行过反向路演,但我们发现很多公司现金流其实都很充沛,刚刚大笔分红完,就来市场IPO要钱。

其中多是一些旧经济的股票,涵盖制造业,建筑业,餐饮业。这些公司商业模式天花板已经到顶,融资扩张的道路走不通,其股权融资IRR很低,上市是一笔不划算的交易。

IPO的目的是帮助有需要的企业融资,但公司压根不缺钱,上市圈钱就是对股东的损害了。

今天的新闻如果属实,那数量和质量之谜基本都可以解释了。港股总体流动性变差,炒新股长期回报差,审核不当导致滥发IPO,港交所得负起相当大的责任。

包赚不亏的上市

据统计,2013至2018年有逾百家建筑股上市,而其中有超过三成已卖壳。换言之,建筑股上市的目的,有部分只是为了成为壳公司而IPO,部分集资金额仅千余、二千万,令外界质疑上市真正目的。

有什么好质疑的,算算账就知道了。

即使不考虑上市融资的所得款,股票上市后的壳价值,就基本值一个亿了。

而且上市后,公司也增加了更多圈钱玩法:

如先收集货源,随后坐庄炒高股价,诱骗小散户进场接货,然后出货收割韭菜。

等到出货完成,涨幅悉数回吐,再选择是供股配售,将股价向下炒,将小股东当提款机,还是低位再把货接回来,再卖壳。

一个例子:几年前上市的联旺集团,一家小建筑公司,上市后通过控盘后炒作,将股价从0.26元炒至26元,随后又大跌,直至破发,打回原形。

资料来源:choice

高位之时,这个公司PE曾达到2000倍,PB达740倍,这就是显然的坐庄恶炒。

一来一回,至少能赚几个亿。而这家公司当年的净利润,也不过是3000多万港元。

上市实在是太划算啦!

可惜的是,港交所监管不严,对于这些恶意炒作行为,一直没有严格的惩治措施。这也使得,上市几乎是一种无风险套利。但凡有点经济头脑的老板,都知道上市包赚不赔。

在这么一种情况下,找投行做上市,花销几千万,自然是小意思啦。即使给港交所官员几千万再打点一下,那也很合理嘛。

无利不起早,在几十家公司,每家都有几千万的奉献意图的时候,港交所审批官员的道德底线,确实不见得有多牢固了。

推测一下,港交所的内鬼甚至可能不止这一个,毕竟我们看到的不该上市的公司,不止30个。

而且除了审批部门,也许上市公司监管部门也有内鬼,毕竟上市公司坑股东,在港股几乎没人管。

A股同样坑爹

其实今天A股的新股板块,也出现了一则大事件。去年A股最大的新股工业富联,今天迎来大规模解禁,随之股票接近跌停。

这个创下A股IPO记录的独角兽已经破发,从高位成交算起,至少给股民造成了超过70亿的损失,创下新股亏损最大的记录。

虽然募资额上,A股少于港股,但A股的抽水作用,也一点不亚于港股。

因为与港股不同的是,A股向来有炒新股的传统,新股往往会连续涨停好些日子,才会开板,小股民才有机会参与交易。

港股若IPO定价错了,上市第一天,大家就能参与交易,进行重新定价。

但A股即使IPO定价错了,也是一通乱炒,等到开板可以交易的时候,再好的公司,估值都已经在历史高位,几年内的潜力都已经透支。大部分在爆炒过后,都是持续几年的下跌趋势。

而更蛋疼的是,我国股民又喜欢炒短线,玩。而A股的指数却又经常在次新股开板后不久将次其纳入指数。于是乎,畸高的次新股坑了无数散户,也坑了A股的指数基金。

所以说,A股的新股生态比港股更畸形。除了运气爆棚的首发中签者,一般投资者很难在新股上市头几年赚到钱。而且,这是生态问题,不同于港股的内部问题,解决更难。

然而,巧的是,上周前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也被抓了,市场猜测原因之一,就是在刘在任期间,大量江苏本地银行股上市,有IPO放水迹象——而刘正是江苏人。

难道说A股也有内鬼?

身居要职,能经得住诱惑,不谋私利,始终是一件难事。

结语

最后,事物总是有两面性,港股IPO滥发,却也带来了一个逆向的机会。

正如前面所说,A股打新,唯一的机会就是首发中签,但这个概率始终太低,就可参与度而言,A股打新始终不能与港股相提并论,A股打新的可容纳资金量太小了。

而且即使滥发,港股投资人也会作出合理的反应:用脚投票,大量股票破发,上市后不久就会价值回归。

差的股票,固然上市不久会跌回去,但好的股票,也会因为IPO太多,鱼龙混杂,短期有可能被埋没了价值。

比如去年,几个无收入的医药生物股上市,适逢行情较差,而那段时间上市股票都质素较差,投资人看到这些股票无收入无盈利,也拍脑袋直接略过。等到这些股票价值回归,投资人才意识到已经错失机会。

事实上,若是对基本面有充分研究,能耐心些钻研一下招股书,即使港交所滥发,哪些股票是混上市的壳股,哪些公司是获得融资后能一飞冲天的,不难分辨。

事物总是有两面性,滥发IPO的背后,固然需要惩罚腐败者与监管不当者。但对于股民来说,在港股打新捡到便宜货的机会没有变低。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订阅手机青年报

鸡西资讯网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号 京|ICP备113号-17 京公网安备113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