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金融市场 |正文
“亲历者”孙建波湖北省高考分数线谈诺亚教训:核保核签是风控生命线
2019-07-10 10:48:16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
公司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产品发生延期。

根据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的回应,该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并表示已经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

根据此前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的公告,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有着“商界木兰”之称的罗静,今年48岁,实际控制着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港股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

7月9日,京东回应称,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京东也已经向公安报案。

诺亚报案、承兴造假、京东否认,这起涉及34亿元的基金爆雷,似乎陷入了罗生门。

据孙建波的今日头条文章,在今年3月,就有中间人给中阅资本的合作渠道介绍了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的融资项目,并以上市公司信用和京东供应链收款进行“双担保”,给出了较为诱人的利息和渠道费用。

孙建波表示,当时渠道方提出不仅要和资金需求方见面,而且要和京东官方确认身份的项目负责人见面,并签署合同。但是,对方并不能满足这一条件。中阅资本最终拒绝了中间人介绍的这个项目,没有将这一项目继续介绍给合作渠道。中阅资本为何提出这一“双面签”的要求?孙建波介绍,“核保核签”是融资项目的风控生命线。

孙建波介绍,核保核签是保障融资项目真实性的关键,必须遵循实地、当面、尽责三大原则。实地原则,要求核签地点应在合同对方当事人的注册地或主要办公场所;办理抵质押登记手续的地点必须在登记机关的办公场所。当面原则,要求核保人员应亲自完成抵质押登记办理工作,核签人员应当面见证除公司以外的其他合同当事人的签署过程。尽职原则,要求核保核签人员须为公司正式员工,做好核保核签过程管理,对本人参与的核保核签工作负责。

为何一定要与核实身份的京东负责人见面并双录?孙建波表示:“借用个办公室、拿个假名片、假的公章,就能伪装成一个公司的高管,这样的骗局太多了,操作起来太容易了,如何能够保障该公司与京东交易的真实性?”孙建波说,现在看来,诺亚歌斐资产的“爆雷”一事,问题就出在承兴国际与京东的供应合同真实性上。而诺亚未做到勤勉尽责,核保核签工作存在瑕疵。

汪静波在其内部信中提到:“我们这次碰到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

对此,有关专家也多认为此事谈不上和”信用周期末端”有任何关系,根本的原因是诺亚歌斐资产相关部门人员根本没有勤勉尽责,对融资方提供的京东供应链真实性的审验存在瑕疵,这也显示出诺亚歌斐资产风控能力存在较大漏洞。

那么,是诺亚没有风控能力,还是内控制度存在问题呢?一位从事产品销售多年的负责人指出:靠高额销售费用刺激理财销售的模式,必然催生内部风控的失败。换句话说,这是业务逻辑自身带来的“销售降低风控”。这一判断,与格隆汇的一篇文章不谋而合。作者Chempin《诺亚翻舟》一文中指出:这么多年来,从诺亚投出去就再也回不来的项目,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从永宣基金、悦榕基金、辉山乳业、接盘乐视,再到今天的承兴事件,这一切,都要归结到它的身份定位上,因为它是一家“独立第三方理财顾问公司”。

Chempin指出:有了“独立第三方理财顾问公司”这个身份定位,一切爆雷都只是产品层面的问题,就都与诺亚绝缘了,因为它只是产品的分销者,不负有尽调和风控的义务。

而作为产品方的歌斐资产,如果追究起责任,顶多也就是风控不到位,只要不涉及非法集资和商业贿赂,仍然不可入罪。至于那些“保本保收益保上市”的销售话术,都是销售人员违规操作、虚假陈述,到时候把人一开,完事大吉。

那么,当歌斐资产是诺亚的关联方乃至子公司的时候,这一切,是不是一个套路呢?那么,留给监管的意见就是,要严控“独立第三方理财顾问公司”与关联方的关联业务。当理财顾问公司与管理公司是关联方的时候,要视同自有管理项目进行监管。否则,核保核签,可能就流于形式了,爆雷之后,也只能是关联公司之间的打太极,坑的还是社会公众。

责任编辑: